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从实战出发 >

训战一体从难从严瞄准新靶心

发布时间:2019-06-12 19: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训”是对“战”的设计和预演,“战”是对“训”的应用和检验。有人把它们比喻为“两座山”,而这山与山的距离,就是我军实战化训练必须跨越的最大障碍。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官兵坚决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跟踪现代战争演变趋势和特点规律,在新的起点上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严训实练,专攻精练。

  纵观三军练兵场,战舰劈浪,战鹰呼啸,战车轰鸣……火热图景正标注着一条新的路径:一条超越训战之差的路径,一条探寻训战一体的路径。穿越炮火硝烟中的这条路径,全军部队实战化训练瞄准新的靶心,跨入新的境界。

  在我军军事训练史上,训战一体,是优良传统,是鲜明标志,也是我军军事训练一次又一次实现历史性跨越的方向所在。

  党的十八大后,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战争形态正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给我军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同时也提出了严峻挑战。

  2013年11月29日,习主席视察济南军区时来到射击预习场,登上观摩台,观看新战士刺杀基本动作、自动步枪精度射击和单兵战术基础动作训练。

  视察期间,习主席指出,军事训练是提高实战能力的重要途径和抓手,要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部队最缺什么就专攻精练什么,突出使命课题训练,加大对抗性训练力度,走开基地训练的路子,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下摔打锻炼部队。

  闻令而动,听令即行。深化实战化训练的责任历史地落在了我们肩上,必须敢于担当,抓住战略契机,乘势而上!全军部队自觉用习主席重要指示精神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按照训战一体要求,从难从严抓好实战化训练的使命感、责任感油然而生。

  2014年3月,经习主席批准,颁发《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意见》。《意见》系统提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指导思想、总体思路、主要任务和措施要求,为全军和武警部队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提供了重要依据。

  2014年8月,军委领导在驻西藏、青海部队调研时向全军部队发出号召:要以习主席重要指示精神为指导,坚持真、难、严、实,坚持任务牵引、问题导向、机制推动、条件支撑,做到“四个问一问”:

  一问训练指导思想是否端正,以对未来战争、对官兵生命高度负责的态度,坚决纠正练为看、演为看、消极保安全等现象;二问训练筹划组织是否科学,紧贴作战任务、对手和环境,加强野战化、适应性、对抗性训练和联合训练,练谋略、练战法、练作风,练出血性,去除娇气;三问训练保障条件是否到位,从实际出发,加强各类训练基地和部队训练场地建设,合理布局,资源共用,发挥综合效益;四问训练检查督导是否严格,重在查找问题,多看不足、少摆成绩,对训练中的形式主义露头就打、见到就批,对训练中弄虚作假的一票否决、追究责任,演练要不怕出错、不怕搞砸、不怕推倒重来。

  今年年初,总参颁发施行《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战役训练暂行规定》,这部堪称我军规范联合战役训练的“母法”强调指出,组训指导必须坚持战训一致,依据作战任务,紧贴作战方案。

  从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到南京军区、成都军区、广州军区,各军兵种领导机关形成这样的共识:新形势下坚持训战一体,要以累积的矛盾和现实问题为导向,注重强化“三个统一”,即作战训练理论研究上,注重“知”与“行”的统一;作战任务指向上注重“的”与“矢”的统一;训练指导上注重“分”与“合”的统一。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全军官兵胸中有使命,肩上有责任,在训战一体的道路上疾步快行。

  驻守大西北的兰州军区,按照“依据目标定位任务、围绕任务分解能力、针对能力细化标准、对照标准制定措施”的思路,建立军区机关和7个所属单位共109个分册的战斗力标准体系,使每个团以上单位都有具体量化的战斗力标准,为训战一体打下坚实基础。

  济南军区从去年组织实施的两场大规模演习到今年防空兵、装甲兵等3次兵种演练,全部不设预案、不设脚本,自主对抗;两年来,他们不打招呼,全员全装对所有旅团以上部队实施紧急拉动,考核覆盖范围之广、要求之严,前所未有。

  第二炮兵用“我们能打仗吗?我们能打胜仗吗?”拷问警醒,以历史、典型和现实“三面镜子”反思差距,强化部队训战一体、全神贯注抓实战化的责任感紧迫感。

  武警执行维稳任务部队、海军远洋护航部队,把实战化训练与遂行任务结合起来,始终保持临战状态,加强针对性训练演练,提高快速反应、综合应对能力,确保遇有突发情况能够迅速出动、有效处置。

  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也是坚持训战一体的根本缘由所在。

  ■ 战争形态变了、作战方式变了,我们的战争思维和作战理念必须与时俱进——

  急促的警报声中,一身戎装的中外飞行员、机务人员向战机飞奔而去,数分钟后,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数架战机迅速滑向起飞线……

  中外蓝天精英同场竞技,人人不甘落后,竞相使出浑身解数。孰料,一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一样的跑道,一样的起飞,飞机性能相差无几,我军作战起飞的升空时间总比对方慢一分钟。

  未来作战,空中情况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一分钟,往往决定战争胜败输赢。一向争强好胜的蓝天健儿心中既纳闷又不服气:原因究竟出在哪?是装备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几经观察、对比、分析,真相浮出水面:原来,我战机滑向跑道的过程中,拐弯时总是绕外道,而外军战机却是绕内道,外道半径大,距离长,耗时自然就多。

  原因找到了,飞行员们既委屈又震惊:委屈的是,从自己第一次驾机起飞,一直都是这样学的,这样飞的,也一直视其为标准、规范,从来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震惊的是,这毫不起眼却可能决定战争输赢成败的差距,竟然是长期养成的习惯,自己却浑然不觉。

  英国军事家哈特说:“唯一比向一个军人灌输新观念更难的,是去掉他的旧观念。”

  “老课题翻过来调过去,年复一年重复训,训练谈何贴近实战?”从现代战争视角看,一些训练课题陈旧老化,机械化战争的痕迹浓厚,都是一般意义上的“动动车、打打弹、冒冒烟”式的固定模式,甚至把钻火圈、趟泥潭等视为实战化。还有些课题尽管涂上了时代色彩、冠以信息化之名,实质却是“新瓶装旧酒”。

  “以什么模式组织开展训练,既是训练习惯和方式方法问题,更是训练观念问题。”当前,战争形态正急速向信息化转变,然而,一些单位的训练模式仍然停留在陆军唱主角,空军象征性地飞几圈,坦克、装甲车呼啦啦跑几趟,仍然采取集结、开进、冲击等“一条线”式进攻,在“攻山头”“夺阵地”上打转转。

  战争形态变了、作战方式变了,我们的战争思维和作战理念必须与时俱进。决不能嘴上说的是明天的战争,实际准备的是昨天的战争。

  习主席深刻指出:一些军事斗争准备工作深不下去,深层次原因还是对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缺乏认识。因此必须深化对打什么仗、怎么打仗问题的研究,把握现代战争特点规律,使各项准备工作真正体现现代战争的本质要求。

  实践证明,“翻越山冈才看清敌人”的军队已适应不了现代战争。传统的“仗在设定区域打、前沿作战最激烈”等训练理念,并不符合信息化战争打击触角前伸的现实。

  理论认识上的深化,带来行动上的自觉。跟踪现代战争演变趋势,改进战争思维,创新作战理念,成为全军部队上上下下的共识——

  海军远海训练走向常态,不断创下了参演兵力最多、攻防难度最大、战场环境最复杂的训练纪录;空军体系对抗、自由空战训练不断跨越难关,放开高度差、放开气象条件、放开实弹发射、放开演习时段、放开打击目标、放开攻防限制;第二炮兵基于实战状态练兵,不断突破难关,临机抽点发射、整旅火力突击、跨区攻防对抗……

  “打赢未来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是对我们前所未有的考验,更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必须进一步探寻训战一体化的前进路径。”一位将军这样谈到,实战化训练作为战争的“预实践”,一方面,只有在对现代战争规律和指导规律准确认知的情况下,才能为今天的实战化训练提供科学的内容、方法和标准;另一方面,应主动研究战争、预测战争、设计战争、演练战争,努力使实战化训练的内容、方法、形式符合实战,使今天的训练与未来战争最大限度相一致,真正做到战训交融、训即是战、战即是训。

  现在,放眼三军演兵场,我军实战化训练正以突飞猛进之势向“战训交融”目标深度发展。

  今年夏天,第二炮兵某导弹旅千里跃进,赴某训练基地参加演习,一下车就进入实战状态,空中侦察、敌特袭扰……部队转移5次,各种特情课目数百个。

  无论是演习,还是日常训练,这个旅坚持以作战的方式训练,随时变阵地、变打击目标、变发射车……导弹发射非同小可,每一个“变”都意味着训练难度增大、风险增加。

  “致人而不致于人”。旅长石鸿雁说,战场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只有平时以作战的方式训练,战时才能以训练的方式作战。

  “三流的训练是被动应付可能的作战,二流的训练是积极追随可能的作战,一流的训练是主动引导可能的作战。”很显然,我军实战化训练的目标定位应是“一流的训练”。如此才能通过放大训练功能,把训练场当第一战场,实现按训练方案、训练路数打仗。

  俯瞰十八大以来的我军演兵场,这种把训练场当第一战场、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的探索已风起云涌。

  ——沙场点兵,狼烟四起。今年5月以来,总参采取总部集中组织、军区交互组织和军区自行组织3种方式,依托6个训练基地和场区,组织指导7个军区15个合成旅、7个炮兵旅、7个防空旅(团)跨区对抗检验,精选另外6支部队担任模拟蓝军,总参演兵力达10万余人,人员参训率、装备出动率均超过90%,其中29场实兵对抗均为红败蓝胜,这份有些刺眼的“成绩单”,彻底打破了以往红胜蓝败的习惯性结果,在演习场上确立起训战一体的新常态。

  ——烟雾弥漫,毒瘴显现。济南军区500多名防化侦察和化验员,在多种手段构设的逼真战场环境中,面对真实毒品,全身防护,使用手语分工作业,观毒判毒、抽样比对、标定毒剂种类,集中对化学侦察、单兵综合演练等10余个防化技战术课目进行了规范,20余项训法战法得到检验,破解了4大类30多个问题。这种“刀尖上舞蹈”式的实战化训练,正是把训练标准坚持定位在打仗标准的上限,时刻立足于同强敌过招。

  ——雪域演兵,高原淬剑。兰州军区自2013年起,以3年一个周期,采取整建制参训、高海拔驻训、全要素训练、实案化演习、全能力检验、大数据采集的方式,组织所有作战师旅赴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寒区进行不少于4个月的高原寒区使命课题训练,先后创新了40余项训法战法,采集了2万余组战场数据,初步摸索出了部队在高原寒区遂行作战任务的特点规律。训练地域之变的背后,折射出从最困难、最复杂、最恶劣的情况出发,不断攀登战斗力“海拔”的追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三尺之冰,也非一日之功。实现“一流的训练”也并非一蹴而就,关键要持续不断按使命任务设计内容,按作战进程组织演训,按打仗要求评估能力。

  在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在战争中训练,从战争中学习,形成了训战一体的优良传统。今天,时代变了,作战样式变了,作战对手、武器装备变了,只要不断更新观念,及时对接现代战争,对接新的军事任务,创新训练理念,创新训练模式,从今天做起,从每一次训练抓起,我军实战化训练必将迈上更高台阶。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宏伟蓝图已经绘就,确立了我军新的指挥体制和管理体制,我们坚信,在党中央、和习主席的坚强领导下,我军实战化训练必将迎来一个大发展、大繁荣、大飞跃。

http://blogmarked.com/congshizhanchufa/6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