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次要作战方向 >

特种作战有那些技巧?主要是城市反恐作战方面的技术?

发布时间:2019-09-03 12:5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CS里警的角色都是王牌特种部队的,世界著名的反恐部队有两条评价标准:1。是否经历实战。2。是否成功完成过反恐任务并扬名世界。没有TOP10,只有这几个符合上述两个标准的部队。我来告诉你个有权威的:

  英国皇家陆军“特别空勤团(简称SAS),是由戴维.斯特林上校于一九四二年在利比亚建立的一支特种部队报纸部队。报纸这样介绍他们:“特别空勤团是英国军队的无名英雄。他们的口号是保密!”

  目前,特别空勤团大约有九百名队员,平均年龄约在二十六岁。这批特种部队于一九五二年改编为英国本土防卫部队-“特别空勤团”。他们的司令部和训练基地设在伦敦西面一百三十英里的赫里福德,靠近布雷肯比肯思山。该团由三个部分编成:一个正规(常备)部队,两个由非职业士兵组成的非专业部队。

  特别空勤团的队员们的戴哔叽的贝雷帽,佩戴着带翼短剑的臂章。他们个个都是爬山、游泳、潜水、爆破开锁急救无线电通讯等技术的行家,并掌握一门以上外国语。

  这支部队刚成立时的任务是在纳粹德国非洲军团的后方进行暗杀,破袭和营救盟军战俘的行动。他们曾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成功地炸毁了德国空军的二百五十架飞机和数十个弹药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特别空勤团曾被用于对付爱尔兰共和军和其他形形色色的恐怖活动。

  一九七七年五月,特别空勤团曾协助荷兰海军陆战队和“骑警队”解救了一辆被劫持的荷兰列车。同年十月,该团曾派两名专家协助西德边防警察第九大队(GSG-9)成功地救出被劫持到索马里摩加迪沙机场的德国汉萨航空公司的喷气客机及机中的八十七名人质。

  一九八0年四月三日,五名伊朗武装人员占领了伊朗驻英国使馆,劫持了二十六名的质。两天后,特别空勤团便出动了二十四名队员,使用“昏眩”手榴弹,在四十秒钟闪电般地袭击了,成功地解救了十九人质。

  英国的特别空勤队(Special Air Service)在1982年马岛战争中,英军为了保证在马岛顺利实施登陆,特混舰队司令官伍德沃德将军派出了一支精干的突击小分队,趁夜对阿根廷军队在马岛上修建的夜战机场实施奇袭,一举摧毁了机场上停放的11架阿军作战飞机和机场设施,拔除了阻挡英军登陆的一颗大钉子。战争结束后,一名阿指挥官指责英军派遣特种作战部队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进行前所未有的冒险,而这一切都是违反海战基本常规的。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些特种部队确实难以对付。这支奇袭阿军机场的突击小分队就是来自英国著名的精锐部队--第22特别空勤团。 第22特别空勤团是一支专门从事特种作战的英军精锐部队,从二次大战到马岛战争,他们神出鬼没,身经百战,立下了无数战功,被称之为红色魔鬼,是英国人心目中的一支神兵奇旅。

  美国陆军上校贝克卫斯(Charles Beckwith)曾在1962年至1963年于英国空降特勤队中服役,当他回到美国陆军后一直企求成立一个单位,其组织、构想和功能要与空降特勤队同样。在长达数年的无数次尝试后,他终于成功了,这个新部队——名为第一特种部队作战分遣队(缩写为Delta)——在1977年11月19日获正式认可。这个单位不可与三角洲计划(Delta Project:B—52分遣队)相混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组织概念。三角洲部队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影响到美国利益的恐怖活动,按照当时随处发生的这些意外而言是非常适时的需求。

  在其正式成立后,三角洲部队开始着手挑选与训练其人员,并顺利地完成数个其它不同单位的任务。随后在1979年11月4日,伊朗的“学生”们闯入美国驻德黑兰的大使馆,挟持所有的工作人员为人质,从那时起三角洲部队逐渐地深入参与计划——人质救援行动,最终以1980年4月24至25日的实际行动达到最高潮。

  按照空降特勤队的模式,三角洲部队又被划分为数个中队,依次再划分出小队(troop)。每小队人数为16人,可以一队16人来行动,亦可分二组8人,或四组4人,或八组2人。在其早期的阶段只有一个中队(A中队)但很快就一分为二,于1979年初成立了B中队。

  在伊朗的溃败导致美国特种部队内部相当深刻的反省。虽然这次失败的主因并非是贝克卫斯上校和三角洲部队的缘故。但在技术层面来说,决定使用美国海军的塞考斯基RH-53直升机来取代惯用的HH-53是必要的,这是因为前苏联方面的威胁。RH-53的尾柱可以折叠,使该直升机可收藏至甲板下;HH-53并无此种能力。前苏联正从空中及使用卫星监视尼米兹(Nimitz)号——8架大型直升机位于飞行甲板上的图像已足够让机灵的前苏联观察家猜出正在进行的事情——而且他们可能会警告伊朗人。这个长途行动的其它技术困难,则因卡特政府从华盛顿断然决定取消整个任务,而变得更复杂。

  三角洲部队在十年之后又返回沙漠,为美国特种部队突击伊拉克内部作先锋。萨达姆·候塞因所拥有的SS-1“飞毛腿”导弹远较西方情报机构所了解的多,而且以色列境内如下雨般的导弹也不容许再继续下去。以色列总理沙米尔(Shamir)威胁将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以色列甚至秘密地发射一枚核子弹头(不反应的)洲际弹道导弹至地中海以为最后警告。特种作战指挥部的总司令史汀纳将军(C.eneralCarlStiner)和联合特种作战指挥部的指挥官少将唐吟(Wayne A.Downing),告诉参谋长联席会议说,他们的精锐小组能较卫星找到更多的“飞毛腿”导弹。

  三角洲部队作为联合行动的一部分人伊拉克境内,其一同的伙伴还有英国的空降特勤队。从第20特战中队的MH-53J“低铺三型”直升机上下机后,他们查出海珊瑚导弹,并将之标示出来以待空袭。在1991年2月27日,地面战争的最后一天,三角洲部队发现了一整排的26枚“飞毛腿”已准备好作为最后的弹幕射向以色列。它们立刻就被摧毁。施瓦茨柯普夫将军寄了一封个人的恭贺函,感谢他们致力于维持以色列于战局之外,整个任务完成了,其代价是3名三角洲部队工兵:贺雷(PalhckHudey)、克拉克(Otto Clark)和罗吉古斯(EloyRodriguez Jr.),他们是因塞考斯基的UH—60黑鹰式运输直升机载着他们撞上一个沙丘而机毁人亡。

  三角洲部队仍将回归于反的本分,而非海湾战争的工作。位于北卡罗来那州布拉格堡的广大训练地区中包括一架波音727飞机以供练习突击救援人质。这里也有著名的内搏战斗之屋(Close Quarter BaffleHouse)——其另一称呼“鬼屋”(Haunted House)更为出名。三角洲部队仍维持两支100人的中队随时准备行动,但却有更多的人员贡献于训练其它特种战斗单位,从事反或反暴动的任务。

  经过长达5年的艰苦训练,“阿尔法小组”首次执行任务。1979年7月28日,一名身藏爆炸装置,潜入美国驻苏联大使馆。要求美方外交人员护送他离境,否则就要引爆炸弹同归于尽。“阿尔法小组”奉命出击,迅速制服了,而且没有发生任何伤亡。“阿尔法小组”首次行动就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任务,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这支专门为反恐建立的特种部队后来却一次次卷入政治斗争和战争,成为政权颠覆和政治的“利刃”。1979年12月27日,前苏联在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调用“阿尔法小组”参加强攻阿明总理府的战斗,第一次真正地经受了“战斗的洗礼”。进入80年代后,随着反恐任务的加重,“阿尔法”小组的队伍逐步扩大。1981——1986年间,前苏联发生了3起重大事件。但由于“阿尔法小组”的果断行动,无一次得逞。

  1981年,在萨拉普尔市,“阿尔法小组”制服了3名携带冲锋枪将25名中学生扣为人质的,在整个战斗中,孩子们没有一人受到伤害。

  1983年,在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首都第比利斯、扣押了一架图-154客机上,将57名旅客扣为人质,“阿尔法小组”适时采取行动,再次在毫无伤亡的情况下解救了全部人质。3年后,在西伯利亚的乌法市,“阿尔法小组”又采取了一次类似的行动,将2名一个击毙、一个击伤,而自己毫发未损。

  1988年,在矿水城,几名武装歹徒劫持了一辆大轿车,绑架了车上32名乘客(31个小学生和1位女教师)。“阿尔法小组”迅速赶到出事地点,他们与匪徒们通过无线电台进行了一天一夜的艰苦谈判,最终使匪徒们自动放下武器,释放了全部人质。

  在谈判中,“阿尔法小组”的许多成员都表现得非常勇敢和顽强,这是因为“阿尔法小组”经常需要耐心细致地与进行谈判,以降低的进攻性,防止他们对人质施加暴力。“阿尔法小组”的成员具备一套独特的与谈判的战术,他们具有的丰富的战阿尔法特种部队斗经验和生活阅历,使之能够准确地把握住犯罪分子的内心活动。

  俄罗斯独立后,叶利钦将“阿尔法小组”编入联邦安全局。1993年10月,以副总统鲁茨科伊和议长哈斯布拉托夫为首的反对派聚集在议会大厦,与叶利钦分庭抗争。“阿尔法小组”再次被指派进攻议会大厦,但他们这次仍未发动攻击,而是力尽自己所长与白宫保卫者们展开了谈判,为他们提供了个人安全保障,促使几百名议员和普通公民主动撤出了白宫,避免了事态恶化和进一步流血。

  车臣战争爆发后,“阿尔法小组”重又担起了反恐的重任。1995年6月14日,车臣武装首领巴萨耶夫率领200余名武装分子,乘卡车潜入俄南部城市布琼诺夫斯克,绑架了100多名市政府工作人员及医院的800余名医护人员和病人。“阿尔法小组”奉命解决这起人质事件,任务异常艰巨,但俄政府最后采取了退让政策,才使“阿尔法小组”摆脱了巨大牺牲的困境。时过半年,1996年1月9日,拉杜耶夫率600余名车臣战斗队员冲入基兹利亚尔市,扣押了2所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及普通市民共计3000余名人质,随后挟持百余名人质撤退到“五一”镇。阿尔法小组奉命担任强攻突击群的第二梯队,负责最后解救楼内人质。这次战斗的激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阿尔法小组”再一次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

  德国GSG9特种部队系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的简称。1972年,巴勒斯坦“黑九月”组织从慕尼黑奥运村劫持并杀害了11名参加第20届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员,其间巴伐利亚警方的解救行动完全失败,这一事件迫使国际奥委会决定停办这届奥运会,它留给德国政府难以忍受的耻辱感。因此,德国政府决定组建一支反恐怖特种部队,就是GSG9特种部队,其总部设在波恩以东3公里的奥古斯特,共有队员约350名,编成多个战斗组,它始终处于临战状态,战斗力极强,是一支界闻名世界的老牌特种部队,代表作是1977年在索马里参加摩加迪沙机场反劫机战。

  联邦德国从60年代后半期开始,经济复兴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果。与此同时,恐怖集团也在形成,暴力活动日见猖獗。当时,有人建议效仿英、美国家,设立反恐怖特种部队,以打击国内国际的恐怖活动。但因国人普遍对特种部队持反对态度,此建议因而遭到多数人的反对。德国政府为避复活纳粹之赚,迟迟未正式组建特种作战部队。

  1972军发生在慕尼黑菲尔斯滕菲尔德布鲁克机场上的血腥屠杀,为孕育已久的特种部队注入了一剂催产素。1972年9目,在慕尼黑奥运会期间,巴勒斯坦黑九月组织的恐怖为子劫持了9名以色列入质驾机逃跑,巴伐利亚州的警察试图拦截劫持者及人质乘坐的波音飞机,结果发生了惨痛的悲剧,9名人质和4名全部在弹雨中丧生。

  为吸取教训,有效打击恐怖活动,联邦德国决定采纳一位与以以列特种部队关系密切的反恐怖专家的建议,于1972年到1974年便创建了一支专门从事反的特制干预部队,于是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终于降生了。它的孪生兄弟——各州属机动特种大队也同时问世。这支部队除了在国内的行动获得充分授权外,也具备国际特警的外交豁免权,以保护德国在国外人员及资产的安全。

  根据分工,边防军第9反恐怖大队主要对付好战的犯罪集团,各州的特种大队主要负责监视、缉捕或采取隐蔽的行动来对付单个的作案者。因此,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通常在发生严重的绑架、谋杀、劫持人质、暴力骚扰和保护国宾以及德国政府首脑和政治家时才动用。派遣出击的命令由内政部长通过热线发出。

  1977年10月13日,联邦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客机在飞往德国途中被4名劫持,机上共有87名乘客。被劫航班最后被迫降落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途中,枪杀了一名人质。

  德国政府急调30名GSG9队员实施营救行动,他们追踪被劫持的波音737抵达摩加迪沙。这次行动由尤里斯·华格纳指挥,在英国空降特勤队和索马里部队的配合下,17日深夜,GSG9成员开始秘密接近被劫飞机。次日凌晨2点,为了吸引劫机犯的注意,先是索马里部队在飞机前方点燃大火,将头目阿卡其和另外的一名吸引到驾驶员座舱,GSG9行动小组趁机沿机翼爬到紧急出口旁边。2点07分他们强制打开紧急出口,并向里面投掷了闪光弹和烟雾弹,使舱内的劫机犯一时睁不开眼。这时,静候在前后机舱出入口的20名GSG9队员们立即冲进机舱。就在劫机犯还在揉眼睛时,GSG9手中MP5的子弹就让3名劫机犯脑袋开了花,另1名劫机犯则在重伤后被擒。整个行动前后只用了5分钟,所有的人质和机组人员均获救,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行动组的英雄们载誉凯旋回国。美国特种部队的军官对此曾称,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是一个不吝惜使用最先进装备的部队,其高超的行动技巧乃是对手无法比拟的。

  劫机事件中波音737客舱狭小,目标混杂在人质和坐椅中间。这种环境对枪械的尺寸和精度要求非常严格。GSG9配备的MP-5冲锋枪枪长仅660毫米、重2.45公斤,能够较好地满足狭小空间作战的要求。这次行动使得MP-5的精确性能和威力得到了有力证明,该枪也在一夜之间名声大噪。此后,世界各国的特种部队都对此枪大为青睐,纷纷选用该枪为反恐专用。

  德国边防第9反恐怖大队的这一行动,受到了西欧各国的一致称赞,并一举名扬世界。此外,边防第9大队还有摧毁巴勒斯坦赤军派和救出被索马里解放阵线扣留的人质等一系列成功的行动。由于这类出色的行动,现在都尽力避开第9边防队。

  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GIGN)是一支专门从事于反恐怖活动的特种突击队,诞生于世界恐怖活动猖獗的70年代初,号称“凯旋门前的利剑”。创始人是布鲁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托中尉。刚组建时只有布鲁托和15名军士,编为3个行动小组,每组5人,年龄在25-40岁之间,而且都有家庭和孩子。1976年,这支部队的编制扩大到两名军官和40名军士,编成3个突击小分队和1个本部,每个小分队编有2个5人行动小组、一名小分队指挥员和1名军犬员。1984年扩编到54人,其中军官4人,军士50人,编为4个突击小分队和1个本部。今天的GIGN大约编制120成员,其中12名左右为指挥官。由于他们在执行任务时,总是穿着一身黑衣,所以人们称他们是“黑衣人”突击队。

  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1973年11月3日成立。1970年代以来,国际恐怖组织在世界各地疯狂制造了许多大案,在法国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也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袭击、爆炸、绑架等恐怖事件,尤其是沙特阿拉伯驻法国大使馆遭到的突然袭击,使法国政府颜面尽失。

  为了对付日益猖獗的,1973年11月3日,法国政府正式成立了国家宪兵干预队,其行动宗旨是:凭借最先进的技术和最大的耐心闪电般地行动。作为宪兵部队的一部分,它直接隶属于法国国防部,但具有很大的行动独立性。其创始人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布鲁托中尉,他不但对犯罪心理学颇有研究,而且还是一名东方功夫高手,精通各种械具和徒手格斗。

  在法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GIGN在短短的几年内迅速崛起,成为一支反恐劲旅。它就像一把神奇的“达摹克利斯”剑,时刻悬挂在的头顶。

  猛烈的爆炸,冲锋枪间歇性突射的声音,几声叫喊及刺鼻的催泪瓦斯味,整个事件不过几分钟,震惊意大利全国的Train监狱暴动事件即被平息。突击队员娴熟的动作技巧和精确无比的时序控制,使事件结束后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记者,象傻子般还没回过神来。

  l980年11月29日当天报纸的头条新闻上,意大利空降部队枪骑兵团中的特别行动勤务组(GIS,Special Interventions Group),首次在新闻媒体曝光。各报纸报道的重点完全放在了对这支部队的好奇与探究上,至于这场监狱暴动是如何被平息的,则没有人充分说明,因为连现场的记者都不知道事件的内情。

  那些身着黑色连身战斗服的突击队员隶数于哪个单位?编制多少人?基地在哪儿?这是意大利新闻界在了解本国有如此一个精英特种部队后,最想得到解答的问题。事件结束后数天,意大利终于应舆论的要求,公开了GIS的情况。根据官方的说法,GIS特勤组于1978年成立,目的是对付当时逐渐在意大利横行的。该单位成员是从意大利陆军FokO-rc空降旅下问第1空降军骑兵营中挑选出来的。当时公有的人数大约有80名。成员的体能及心智状况都可称得上是超级枪骑兵。

  据一名GIS教官说,目前,人员的甄选是每年举行2次,由意大利塔斯卡尼亚(Tuscanin)军团各部队指挥官推荐人选,由GIS负责甄选与训练。

  初步甄选为期六周,期间严格的体能测试。常常使得每一期筛选中,只有3、4名候选者能够通过。从而进行正式的选训过程。过程又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为期18周的基础川练。课程包括射击、爆炸物的处理,房舍突击、伞、近战及徒手搏击等。这期间如受训队员有任何轻微的过失与错误,都可能追受退训的命运。

  第二阶段选训过程为期24周,准队员们在此阶段将进行未来执行任务时所必需的各种技能训在射击训练方面。针对各种环境与全天候的实战状况,进行快速突射,精确射击及本能反应射击训练等;在镇暴训练方面,针对各种爆炸物及特殊有害气体的防制与处理进行实战演练;在反恐怖活动方面,则以各种交通工具和房舍进行训练。由于反劫机为反恐怖话动任务的重点,意大利Alitalia航空以司甚至提供一些客机的实体模型,供GIS训练使用。

  以色列“野小子”1957年正式成立,直属于总参谋部领导,被誉为“总参谋部之子”,主要使命是从事战术侦察、情报搜集以及营救人员等。这支部队的与众不同之处是非常注重团队精神,组织形式类似家族式,一旦加入就得终生为之服务。这支部队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军中骄子,其作战技巧、战斗力、士气均堪称军中典范。这支部队所执行的任务也是秘而不宣,外人只能通过一些引起国际关注的重大事件看出些许蛛丝马迹来。

  日常训练是在英国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SAS的训练科目基础上进一步加以提高,具体内容被列为机密,秘而不宣,唯一知道的就是淘汰率极高。

  特别是这支部队的军官升迁比较快,很多高级将领都出自这支部队,如1991年4月出任总参谋长、并于1999年5月作为工党领导人当选总理的巴拉克就来自这支部队。

  1973年4月,沙漠“野小子”首次引起世人关注。当时它针对“黑九月”组织重要成员发动了代号为“青春之泉”的全面刺杀行动,几乎瓦解了整个“黑九月”组织。

  1976年6月27日,一架法国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机在雅典被4名巴勒斯坦人和2名西德人劫持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机上242名乘客中有105人为以色列人,他们被软禁在机场候机大楼内作为人质。劫机者要求以色列在规定时限内将关押中的53名巴勒斯坦人送来乌干达进行交换,否则人质将被处死。以色列为救出人质,成立了以总理拉宾、国防部长佩雷斯为首的行动指挥部,由步兵-伞兵司令肖姆隆拟制了代号为“闪电行动”的军事营救计划。

  4架以色列空军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从以色列秘密起飞,并乘着夜色秘密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而在事先他们也并未通知那里的地面控制塔台。以色列部队赶在午夜降临前一个小时悄悄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随后以色列人便驾着一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和护卫的几辆吉普驶出运输机,径直驶往旧航站楼。乌干达人以为这是伊迪·阿明或是其他乌干达高官的车队。3组突击队员按预定方案分别扑向各自的目标,整个行动像事先演练得那样流畅,10分钟攻占候机大楼,20分钟解救人质,10分钟检查,12分钟返回飞机。

  “野小子”特种部队从第1架以色列飞机落地到返航的最后1架以色列飞机起飞,只有短短的53分钟!六名劫机者被击毙。还有一名人质被误认为是而被打死。在总共103名人质中有三人死亡。在奇袭过程中,机场的乌干达部队也向以色列特种部队开火,并打死了以色列部队的地面指挥官约纳坦·内塔尼亚胡上校,而他也是这次行动中以色列军队唯一一名阵亡者。

  “野小子”千里奔袭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营救人质的突击行动,可以称得上是世界反恐怖作战史上的一个创举,它向世人展示了以色列特种部队高超的反恐怖作战艺术和能力。他的创始人是一个名叫阿南的少校。这支部队刚成立不久,由于训练严格且自我要求高,很快成为以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阿南少校以英国SAS 特警队的训练方式训练其队员,甚至借用了SAS 的一句名言:“敢为者赢”作为自己的队训。由于创建初期,阿南招募的队员大都来自阿拉伯占领区的后裔,这些人被认为有亲阿拉伯思想,因而不受以色列军方的信任,所以,他们的训练要求也比一般以军艰辛。他们必须学习任何地面上的战斗技巧,学习任何可用的地面战斗武器及单兵或集体的作战方法等。为了保证完成任务,事前准备也必须详细周全,这也造成了后来 这支部队的特殊作风——如果有一万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么事前必须演练一万零一种模拟状况。这种谨慎和自我要求的态度,很快也成为其它以色列部队模仿的对象。另外,特种部队还规定,万一行动失败,必须否认其行为 是以色列所策划的突击任务。

  和其它特种部队一样,“野小子”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要求是相当高的,其淘汰率将近 9 成。许多青年都以加入“野小子”特种部队为荣。在训练中, 受训队员必须向自己的极限挑战,表现不好的自然会被淘汰;表现好,但不能和其他队员团结协作的“过度自信者”也一样会被淘汰。那些入伍前想加入特种部队而积极锻练的人,并不一定会顺利通过选训,选训过程中不但是个人体能的筛选,也是心智能力、极限耐力的挑战。总之,选训过程是相当 “疯狂”的,只有获得一枚象征通过选训的翼形胸章后,才能成为一名正式的队员。

http://blogmarked.com/ciyaozuozhanfangxiang/5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